<dd id="k1a1l"><dd id="k1a1l"><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fon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dd id="k1a1l"><dd id="k1a1l"></dd></dd><font id="k1a1l"></font><dd id="k1a1l"></dd><font id="k1a1l"><dd id="k1a1l"><tr id="k1a1l"></tr></dd></font>
<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
<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 id="k1a1l"><outpu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tr id="k1a1l"></tr>
<dd id="k1a1l"><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dd>
<dd id="k1a1l"></dd>
<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font><tr id="k1a1l"><noframes id="k1a1l"><noframes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
<dd id="k1a1l"></dd>
<noframes id="k1a1l"><dd id="k1a1l"></dd>
<fon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
<noframes id="k1a1l"><tr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tr>
<dd id="k1a1l"></dd>
<output id="k1a1l"></output>
<noframes id="k1a1l"><output id="k1a1l"><tr id="k1a1l"></tr></output>
<tr id="k1a1l"></tr>
<dd id="k1a1l"><dd id="k1a1l"></dd></dd>
<tr id="k1a1l"></tr><tr id="k1a1l"><output id="k1a1l"><tr id="k1a1l"></tr></output></tr><dd id="k1a1l"></dd><dd id="k1a1l"></dd><tr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tr>
<noframes id="k1a1l">
長江商報 > 優巨新材業績雙降仍募6.5億擴產 漢宇集團低價入股浮盈4.44億涉利益輸送

優巨新材業績雙降仍募6.5億擴產 漢宇集團低價入股浮盈4.44億涉利益輸送

2024-02-26 08:00:27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聲稱突破國外技術封鎖的廣東優巨先進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優巨新材”)正在沖擊A股創業板,能否順利進行,存在不確定性。

早在2022年6月,優巨新材就進行了預披露,次月就被問詢,但直到2024年2月,才完成第三輪問詢。

優巨新材頻頻增資擴股,多次進行業績及上市對賭,均告失敗。2020年至2022年,公司經營業績倒是高速增長,但在IPO關鍵期的2023年,突然出現了營業收入、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雙雙下降。

A股公司漢宇集團是優巨新材第二大股東,漢宇集團與優巨新材之間的關系異常復雜,漢宇集團顯著低價入股,漢宇集團董秘跳槽至優巨新材,幫助其IPO,且兩家公司關聯交易頻頻。上市委發出的問詢函也重點問及是否涉及利益輸送。

業績突變臉或掣肘IPO

目前的A股市場,上市公司質量成為熱門話題,價值投資逐漸成為主線。反映一家公司質量的標準之一,就是經營業績。優巨新材的業績突然變臉,可能會成為本次IPO的絆腳石。

優巨新材成立于2012年12月7日,公司曾多次增資,并與資方設立了業績對賭協議,但最終均告敗。

2016年2月26日,優巨新材的前身優巨有限及原股東與漢宇集團(原名地爾漢宇)簽訂《增資擴股協議》,漢宇集團投資3000萬元入股,其中,750萬元轉入公司負債。優巨有限需要保證,公司2016年度凈利潤達到800萬元,2017年度凈利潤達到1200萬元,或2016年度及2017年度累計凈利潤達到2100萬元。若公司完成前述經營目標之一,750萬元作為對公司的追加投資,計為資本公積;若未完成前述經營目標,則公司應將上述750萬元款項于2018年4月30日前一次性連本帶息支付給投資方。

2019年12月,優巨有限將上述750萬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全部償還。這表明公司業績對賭失敗。

2017年,優巨有限又一次增資擴股,優巨有限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王賢文與江金投資簽訂對賭協議,公司的業績目標為,2017年度至2019年度凈利潤分別達1000萬元、1500萬元、2000萬元;或2017年度至2019年度累計凈利潤達4600萬元。

這一次業績對賭,也以優巨新材失敗而告終。其中,2019年,公司凈利潤僅有1206.37萬元。

2020年5月,王賢文將其持有的優巨有限1.6955%的股權,對應注冊資本28.5714萬元作價153.0398萬元轉讓給江金投資,以補償江金投資對優巨有限的投資。

優巨新材也有高光時刻。2020年至2022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45億元、3.33億元、4.11億元,同比增長113.02%、36.12%、23.31%;凈利潤分別為2046.67萬元、5751.31萬元、9192.01萬元,同比增長69.65%、181.01%、59.82%。

2020年至2022年,防疫產品口罩緊俏,口罩的核心材料是熔噴布,而優巨新材生產的改性PP正是熔噴布的主要原材料之一。

然而,好景不長,2023年,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3.57億元、7713.76萬元,同比下降13.22%、16.08%。

優巨新材于2022年6月遞交上市申請,并進行了預披露。時過18個月,直到今年2月,公司才完成問詢。

2023年是優巨新材IPO關鍵期,業績突然變臉,為其IPO增加了變數。

異常的低價入股與低價轉讓

盡管優巨新材回復了上市委的問詢,但仍然難以為市場釋疑公司股東低價入股與低價轉讓異常背后的真正原因。

2016年2月26日,優巨有限召開股東會審議并通過決議,同意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增加至1428.5714萬元,新增注冊資本428.5714萬元由漢宇集團以5.25元每注冊資本的價格認繳出資,對應投前估值約為5250萬元,投后估值約為7500萬元。

然而,10個月后的2017年1月,優巨有限再度增資擴股。外部機構江金投資增資入股,增資價為26.6元/注冊資本,投后估值高達4億元。

僅僅間隔十個月,增資價差高達4.07倍,公司估值漲了4.33倍。

與上述增資價格大幅上漲相關的是,2015年度和2016年度,優巨有限的凈利潤分別為89.74萬元(未經審計)和68.66萬元(未經審計)。2016年度的凈利潤還低于2015年,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何2017年初的增資擴股價格大幅增長?

出資2250萬元,漢宇集團成為優巨新材第二大股東,截至最新版招股書簽署之日,漢宇集團的持股比為19.5903%。按照優巨新材2021年12月最后一次增資擴股,其估值為23.80億元。據此計算,漢宇集團的持股估值為4.66億元,較其投資成本2250萬元浮盈4.44億元,收益率已經高達19.72倍。

優巨新材還與漢宇集團進行了深度捆綁。2020年至2023年上半年,優巨新材向漢宇集團銷售通用工程塑料金額分別為394.24萬元、730.81萬元、929.23萬元和280.85萬元,2020年和2021年通用工程塑料產能利用率分別為15.75%和15.25%,部分改性PA存在委外加工,部分改性PA、改性PP存在貿易銷售。此外,優巨新材承租漢宇集團兩處房產作為生產廠房、宿舍。

上市委在問詢時曾要求優巨新材說明,漢宇集團2016年入股價格顯著低于江金投資 2017年入股價格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允性,漢宇集團入股后是否為優巨新材提供客戶、供應商、技術、人員、廠房或其他類型資源,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是否構成股份支付。

詭異之處還有,優巨新材償還漢宇集團750萬元借款及利息的資金來源,竟然是向漢宇集團實際控制人石華山借款。

此外,優巨新材的現任董秘、副總經理馬俊濤,2008年加入漢宇集團,曾任董秘、副總經理,2019年7月,突然加盟至優巨新材,助力公司IPO。

除了低價入股,還有低價異常轉讓的情形。

2014年12月8日,優巨有限股東賀艷清分別將其所持優巨有限26%、10%、4%的股權分別轉讓給江友飛、黎昱、王賢文。2018年12月24日,江友飛以截至2018年11月末的凈資產為依據,將其所持優巨有限14.3273%的股權轉讓給王賢文,退出持股。

江友飛為何以凈資產作價的低價清倉?賀艷清是否存在代持或其他利益安排?

全球市占率為3.74%

優巨新材未來的發展前景、持續盈利能力不太明朗,也是公司本次IPO的一大障礙。

根據招股書,優巨新材主營業務為特種工程塑料聚芳醚砜及上游關鍵原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同時存在部分工程塑料改性產品的生產、銷售。

聚芳醚砜是一類透明的、符合食品衛生安全等級要求的特種工程塑料,俗稱“黃金塑料”,是處于高分子材料行業頂端一類新材料。聚芳醚砜相較于其他工程塑料具有優異的機械性能、耐化學性、耐候性、自阻燃性等特點,主要生產技術長期被西方發達國家壟斷,我國主要依賴進口。

優巨新材稱,公司突破國外技術封鎖,掌握了聚芳醚砜材料工業化合成過程中的復雜工藝和關鍵控制技術,并形成核心自主知識產權。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日,公司特種工程塑料相關技術獲國家發明專利共40項,其中聚芳醚砜相關技術獲國家發明專利 26項。

產線布局方面,2014年,優巨新材江門建立首條聚芳醚砜年產1000噸生產線,成功實現了聚芳醚砜批量化生產。2016年,子公司珠海派銳爾新建了聚芳醚砜生產線,成功對聚芳醚砜產品進行增量擴產。近年來,公司陸續開發出了聚芳醚砜產品關鍵原材料 4,4’-二氯二苯砜及雙酚S生產技術,并于2020年實現了雙酚S的量產。

不過,從全球市場來看,聚芳醚砜的生產商主要有比利時索爾維、德國巴斯夫、日本住友化學及國內優巨新材、山東浩然。根據國信證券行業研究報告,預計2022年索爾維和巴斯夫合計占據中國市場80%以上的市場份額。

招股書披露,2020年至2022年,優巨新材的聚芳醚砜產品全球市占率分別為2.07%、2.88%、3.74%,逐年上升,但并不高。

從產能利用率方面看,2023年上半年,優巨新材雙酚S產品收入較2022年同期下降64.98%,毛利率由2022年的48.51%下降至31.13%,產能利用率由2022年的93%下降至60.67%。

優巨新材表示,2023年,公司雙酚S產品銷售收入下降主要系下游熱敏紙行業需求疲軟、市場競爭加劇的影響。

此外,2020年—2023年上半年,優巨新材PES等產品的產能利用率為79.05%、83.06%、89.17%和96.68%,改性PES的產能利用率為34.07%、77.06%、59.17%、37.48%。

本次IPO,優巨新材擬募資6.50億元,其中,2億元補充流動資金,4.5億元投向年產 1.6萬噸特種工程塑料復合改性項目。

問詢函對上述募投項目的必要性、合理性提出質疑,募投項目是否符合土地規劃用途,是否存在變相用于房地產開發等情形。

優巨新材回復稱,公司擴產及補充流動資金均具有合理性。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免费,天天操天天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