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k1a1l"><dd id="k1a1l"><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fon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dd id="k1a1l"><dd id="k1a1l"></dd></dd><font id="k1a1l"></font><dd id="k1a1l"></dd><font id="k1a1l"><dd id="k1a1l"><tr id="k1a1l"></tr></dd></font>
<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
<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 id="k1a1l"><outpu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tr id="k1a1l"></tr>
<dd id="k1a1l"><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dd>
<dd id="k1a1l"></dd>
<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dd id="k1a1l"><font id="k1a1l"></font></dd></font><tr id="k1a1l"><noframes id="k1a1l"><noframes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
<dd id="k1a1l"></dd>
<noframes id="k1a1l"><dd id="k1a1l"></dd>
<font id="k1a1l"><noframes id="k1a1l"><font id="k1a1l"></font>
<noframes id="k1a1l"><tr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tr>
<dd id="k1a1l"></dd>
<output id="k1a1l"></output>
<noframes id="k1a1l"><output id="k1a1l"><tr id="k1a1l"></tr></output>
<tr id="k1a1l"></tr>
<dd id="k1a1l"><dd id="k1a1l"></dd></dd>
<tr id="k1a1l"></tr><tr id="k1a1l"><output id="k1a1l"><tr id="k1a1l"></tr></output></tr><dd id="k1a1l"></dd><dd id="k1a1l"></dd><tr id="k1a1l"><output id="k1a1l"></output></tr>
<noframes id="k1a1l">
長江商報 > “并購王”邵根伙財富縮水20億逆勢擴張 大北農百億債務壓身吃下傲農前景待考

“并購王”邵根伙財富縮水20億逆勢擴張 大北農百億債務壓身吃下傲農前景待考

2023-12-18 08:10:3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沈右榮

生豬行業深陷寒冬之際,苦苦等待市場反轉的吳有林,有望迎來“白衣騎士”邵根伙。

12月12日,邵根伙實際控制的大北農(002385.SZ)及吳有林控制的傲農生物(603363.SH)同時公告,大北農將通過增資等方式控股傲農生物。

大學老師下海創業,在養殖、飼料行業摸爬滾打了30年,邵根伙打造了資產超300億元的農業綜合性企業集團大北農。

除了在農業領域聞名被稱為“邵博士”外,熱衷資本運作的邵根伙還被冠以“并購王”之名,其收購動作頻率之高可見一斑。

不過,逆勢入主傲農生物,邵根伙的風險絕對不小。截至2023年9月底,傲農生物資產負債率高達89%。大北農的日子也不好過,前三季度虧損逾9億元,有息負債超過120億元。

市場低迷,養豬龍頭牧原股份的秦英林、新希望的劉永好都在收縮,還在擴張的邵根伙,底氣在哪兒?

養豬行業里的“邵博士”

同樣是畜牧專業背景,秦英林一開始就想著養豬事業,邵根伙則是中途下海。

邵根伙1965年7月出生于浙江金華,幼年喪父,勤奮刻苦的他很快就顯露出學霸氣質。1982年,17歲的邵根伙考進浙江農業大學畜牧專業,因成績突出而提前一年畢業。1986年,他進入中國農業大學,碩博連讀。1991年,26歲的邵根伙拿到了博士學位,成為中國第一個豬營養博士,并進入北京農學院從教。

在授業解惑之時,邵根伙還承包了學校的牧場,邊教學邊養豬,試圖將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但是,流言蜚語來襲,指責他“不務正業”。

當了兩年大學教師,可能是不堪流言紛擾,亦可能是創業春潮涌動激發了創業熱情,邵根伙選擇了辭職下海。1993年,邵根伙與人合伙創業,取名為“大北農”,意即與北京農學院相關,創業方向還是自己的大本行,鉆研豬營養,專營豬飼料。

邵根伙邀請10多名“老前輩”到公司指導工作,并成立大北農技術委員會。很快,邵根伙成功研制出“大北農牌”乳豬料551,551飼料一上市就火了,一舉打破了多年國外企業壟斷乳豬飼料的局面。這在當時的畜牧業內是一條大新聞,引起了相關部門重視。隨即,大北農擴產、引進人才,順利成章。

緊接著,邵根伙又進軍種子行業、植保行業、獸藥行業等。

2010年4月,大北農成功登陸A股市場,成為一家知名企業。2013年,靠賣飼料起家的大北農,產業鏈向下游延伸,開始正式布局養豬。

2016年,邵根伙提出“養豬大創業戰略”,并探索出一條“公司+員工”的共贏之路。

邵根伙成為養豬產業鏈上有名的“邵博士”。依靠飼料+養豬,邵根伙也完成了發家致富的變身。

2011年,邵根伙以約11億美元財富入圍2011全球億萬富翁排行榜。2020年,邵根伙以195億元財富位列《2020衡昌燒坊·胡潤百富榜》第275位。

買買買的“并購王”

高知、技術創業,人稱“邵博士”的邵根伙,還有一個稱號,即“并購王”。

邵根伙是有野心的,他的目標,可能是中國飼料龍頭。

2021年,大北農生產飼料588萬噸,銷售飼料589萬噸,2022年,他的產能目標是突破800萬噸,進一步超越1000萬噸,并定下2023年達到全球飼料競爭力第一的目標。

為此,邵根伙推動大北農與130多家玉米種子企業合作,和中國農科院、中糧成立合資公司,推進“種出豆進”戰略的實施。

邵根伙的并購大動作,不少為外界熟知。

A股飼料+養豬大戶正邦科技出現了財務危機,2022年2月,大北農與正邦科技簽署協議,擬出資20—25億元收購正邦科技旗下8家位于西南地區的飼料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權。但最終,這一交易未能達成。

2022年初,邵根伙推動大北農出資13.2億元收購湖南九鼎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鼎科技”)30%的股權,九鼎科技主要經營生產粉劑獸藥、散劑、預混劑、消毒劑、飼料添加劑(限分支機構經營);飼料原料的銷售等,在湖南飼料市場占有明顯優勢。歷經法院一審二審,到2023年12月,交易終于完成。

此外,2020年以來,大北農還相繼收購甘肅匯能100%股權、河北聚順、鮮美種苗、大天種業、農信數據、益嬰美、金色農華等多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這些交易作價合計接近50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9月,大北農宣布,通過間接全資子公司大北農香港收購中國圣牧6.62%的股權,成交金額為3.93億港元。

此前,邵根伙已經持有中國圣牧15.53%股權,本次收購完成后,邵根伙及大北農將合計持有中國圣牧約22.15%的股權。

目前,大北農主要業務涉及飼料、生豬養殖、種業、獸藥疫苗、植保等。

大北農的資產規模也迅速擴大,2023年9月底,公司資產總額為315.41億元,較2009年底的18.98億元增長約16倍。

如今,邵根伙又推動大北農收購“養殖黑馬”傲農生物。截至2023年9月末,傲農生物資產總額165.41億元。

寒冬中擴張的風險

馳援傲農生物,邵根伙此舉,在市場看來有些難以理解。

傲農生物的創始人、實際控制人吳有林,曾供職于大北農,是原大北農福建市場的開拓者,在將福建省市場做成大北農的基地市場、示范市場之后,吳有林離職創立了傲農生物。

2017年,傲農生物登陸上交所,主營飼料業務。2019年,生豬養殖行業迎來景氣周期,傲農生物也順勢加速向產業鏈下游的擴張,進入養豬領域。2020年,傲農生物營業收入突破百億,達到115.17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5.73億元,創歷史新高,傲農生物也因此被稱為“養豬黑馬”。

順周期之時,養殖行業大規模擴產,伴隨著產能過剩,生豬行業整體進入低景氣周期。行業企業整體經營承壓,從2021年開始,傲農生物連續虧損,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其虧損金額分別為15.20億元、10.39億元、12.90億元。

與之相關的是,截至2023年9月底,傲農生物資產負債率高達89.41%;期末,貨幣資金只有3億元,而有息負債達73億元左右。

大北農的日子也不好過。2021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其凈利潤分別為-4.40億元、0.56億元、-9.08億元。截至2023年9月底,公司資產負債率為63%,為歷史最高水平;期末,公司貨幣資金52.80億元,有息負債為120.78億元。

高達120億債務壓身,邵根伙仍然推動大北農馳援傲農生物,讓人頗為意外。

根據公告,大北農與傲農生物將在供應鏈共享、聯合采購、業務資源整合、資產整合、股權合作等層面進行戰略合作,大北農以股權轉讓或資產轉讓的形式購買傲農生物旗下資產,投資金額不超過6億元。此外,大北農將通過增資擴股的方式取得傲農投資不少于51%的股權。交易完成后,大北農或將通過控股傲農投資實現對上市公司傲農生物的控制。

巨額虧損、73億債務重壓,收購傲農生物這樣的資產,是否會帶垮大北農?邵根伙的底氣在哪兒?

養殖行業周期何時能反轉?至少是目前,還看不到回升跡象,寒冬中擴張,邵根伙無異于進行一場豪賭。

2023年10月,邵根伙以125億財富位列《2023年·胡潤百富榜》第471名,較2022年的145億元,財富已經縮水了20億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国产精品极品美女自在线观看免费,天天操天天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9999